">
  ">
  一輛運送報廢摩托車的貨車被警方查獲。">
  一輛運送報廢摩托車的貨車被警方查獲。
  “贏家”外包車間,堆滿報廢摩托車。">
  “贏家”外包車間,堆滿報廢摩托車。
  陸豐碣石鎮,店鋪工人拼裝摩托部件。">
  陸豐碣石鎮,店鋪工人拼裝摩托部件。
  ">
  報廢的秘密
  9月1日起,佛山禪桂新主城區全面禁摩,這意味著很多摩托車將要提前報廢。市摩管辦數據顯示,7-9月份共計6萬多輛摩托車報廢。2005年佛山摩托車保有量最高峰時約133萬輛,目前在用的約64萬輛。按照規定,報廢的摩托車被送往汽車拆解公司進行強制拆解處理。車主每輛補償50元,若提前報廢至少獲1440元財政補貼。
  那麼,報廢的摩托車去哪兒了?真的會被拆解嗎?連續幾天,南都記者跟蹤報廢的摩托車,並獲得內部人士驚爆:佛山部分報廢摩托車被轉賣。廣東贏家汽車拆解公司涉嫌通過轉包,將報廢摩托車運往陸豐。南海公安以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產品罪立案調查。
  在佛山,廣東贏家及其關聯公司一直深陷輿論漩渦,其母公司去年因涉嫌虛假資料騙取國家科技補貼1.25億元備受質疑。
  裝運報廢摩托車遭舉報
  9月2日晚上,佛山市公安局接到舉報稱,佛山南海區丹竈鎮的廣東贏家汽車拆解有限公司(簡稱贏家公司)涉嫌將一批報廢摩托車運往廣東陸豐市銷售。這是佛山市禪桂新主城區全面禁摩的第二天,贏家公司承接大量報廢或提前報廢摩托車的回收拆解業務。
  當晚10時許,幾輛大貨車開出贏家公司,一路向東,經廣州準備駛往廣汕高速。佛山市公安局立即指令南海分局、丹竈派出所調查,並緊急攔停大貨車。次日凌晨,交警、刑警在廣州環城高速丫髻沙大橋附近截住一輛大貨車,在增城附近查獲另一輛,兩車車牌分別為贛K 61058、贛CL3627。
  讓辦案民警詫異的是,兩輛大貨車上拉滿經簡單肢解的報廢摩托車。丹竈刑警中隊連夜將兩輛貨車及三名司機暫扣帶回派出所。警方以涉嫌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產品罪進行立案,三名貨車司機被刑事拘留。
  當晚有多少輛裝載摩托車的貨車駛出贏家公司?接受公安詢問的贏家兩名質檢員羅×明、沈× 貴介紹,當天有三輛大貨車裝貨,而舉報人稱有四五輛。警方攔到兩輛,是否有其他車輛仍在核實。
  拆解轉包關鍵人物潛逃
  三名涉案司機分別為鄧某、楊某某、楊某,均為湖南嶽陽市人。他們向警方反映,這批摩托車是一個名叫林× 歡的男子9月2日打電話,讓他們到贏家公司裝車。
  林× 歡,中山市南朗鎮人,1968年出生。司機說:“林× 歡要我們將摩托車運到陸豐碣石鎮,但沒有說具體卸貨地點,只是說到時會有人打電話聯繫我們去卸貨,每車運費2800元,接貨人會支付運費。”
  警方初步清點,兩輛大貨車上共有249輛摩托車,總計約24噸,每輛摩托車的車架號碼、發動機號碼均已被磨去,車頭及車尾被切割分開,大約一半的摩托車發動機外殼已打孔。鄧某交代,今年7月中旬,林×歡叫他拉過一車已將車頭、車尾割開的摩托車,到陸豐碣石鎮一拆解場。
  警方調查瞭解到,贏家公司拆解作業線上的是林× 歡聘請的10多名工人,當天大貨車遭查扣,工人得知消息後如鳥獸散。關鍵人物林× 歡不知所終,警方隨後辦理網上追逃。
  贏家公司不知摩托運何處
  贏家公司法人代表正是明傑公司的董事長吳艷紅,總經理岑建文系吳的丈夫。去年10月,贏家公司取得汽車拆解資格認定書,開始承接佛山地區的報廢車輛拆解。9月1日佛山主城區禁摩之後,贏家公司擁有佛山除順德外六成以上拆解業務。此次報廢摩托車被舉報轉賣事件爆出,吳艷紅因到香港深造一直未歸。
  岑建文向警方介紹,今年4月開始,林× 歡承包贏家公司報廢摩托車拆解業務,每拆解一輛,贏家公司支付21元。今年以來至9月2日,贏家公司共收到報廢摩托車15973輛,但根據調查,贏家公司僅在禪城區7月1日至8月31日回收的粵E牌照摩托車就達21930輛。拆解行業內部人士透露,加上南海區,今年以來贏家公司回收報廢摩托車近4萬輛。
  贏家公司將拆解業務外包給林× 歡之後,林×歡提出要購買已拆解的報廢摩托車做二次拆解,雙方簽訂購銷合同,每噸為3600元。岑建文說,林×歡具體運到什麼地方二次拆解,他並不知道。簽合同後,贏家公司收取林×歡12萬元現金作為預付款,用於支付客戶的收車款。
  五名嫌疑人或釋放或取保
  警方隨即傳喚贏家公司負責監督摩托車拆解以及拆解車輛出貨的質檢主管羅× 明、質檢員沈× 貴。
  兩人交代,按照車輛報廢規定,拆解摩托車流程先對摩托車進行拍照,拓印發動機和車架號碼,拆電池和放油,打磨發動機及車架號碼,對摩托車分割成兩段,到摩托車報廢件賣出時要對摩托車發動機打孔。他們一直是按照流程監督林× 歡進行拆解摩托車。9月2日,林× 歡叫來三輛大貨車運摩托車廢件,當天質檢主管羅× 明安排沈× 貴監督裝貨。
  他們解釋,前兩車貨沈× 貴按照流程監督,但在裝最後一車貨時又來了另一輛裝輪胎的貨車,沈× 貴要看裝貨,因此沒有監督最後一車摩托車的裝貨,致使有100多台發動機沒有打孔的摩托車運出了公司。
  9月4日,警方對贏家公司負責質檢的人員沈× 貴、羅× 明以及運貨的貨車司機鄧某、楊某某、楊某五人辦理刑事拘留,對承包贏家拆解線的嫌疑人林× 歡辦理網上追逃。之後,警方到陸豐市進行取證,證實廣東贏家拆解公司是將報廢摩托車運到陸豐一拆解場內。
  兩天后,因三名貨車司機現有證據不足,警方對三人作出釋放處理。贏家公司質檢員羅× 明、沈× 貴於9月28日也因證據不足暫被取保候審。
  回應
  贏家公司:
  拆解無規範 企業標準優於同行
  此次被舉報涉嫌倒賣報廢摩托車,廣東贏家汽車拆解有限公司再次受到質疑,更有競爭伙伴戲稱“贏家”將變“輸家”。10月12日上午,贏家公司總經理岑建文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喊冤:“是有人整我們。”岑建文認為,拆解行業沒有規範可依,就拆解標準而言,“我們比同行業更規範”。
  報廢摩托車未做深度拆解
  10月13日,南海區丹竈鎮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內,贏家公司就位於園區西北部。進入圍蔽的廠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報廢摩托車、汽車。
  在贏家公司拆解車間,他們一般將報廢摩托車從大梁部分一分為二,將發動機、油箱打掉,並不做深度拆解。岑建文說,所有企業都這麼做,“國家沒有相關拆解文件,你讓我們企業怎麼做,如果你有拆解規範,我們就按文件做。”
  南都記者瞭解到,國家對汽車拆解有嚴格標準化規範,國家質檢總局、國家標準化委員會2008年發佈《報廢汽車回收拆解企業技術規範》,2009年1月1日起施行。
  對此岑建文稱,他不清楚。
  自稱摩托車拆解外包不違法
  南都記者進入數千平米的拆解車間,到處堆放著拆解或待拆解的摩托車,但空無一人。岑建文說,案發後林×歡不知去向,他們保留林×歡作業的原貌。公司並不是將拆解業務轉包,他們也咨詢過律師,律師認為並不違法,“我們只是一種勞務外包,林×歡的拆解場地還在我們公司,工人也有拆解經驗,每輛21元只是拆解的計件工資。”
  岑介紹,今年初隨著回收車輛劇增,他們向社會招聘工人,林×歡稱有這方面經驗應聘進來,拆解線上的工人也是勞務公司派遣。但贏家公司多名行政人員卻說“林×歡不是我們的員工”。
  岑建文對公安立案的罪名提出異議,他認為贏家公司,包括林×歡沒有生產、銷售一輛不符合安全標準的摩托車,“有沒有查到一輛我們銷售的摩托車?我們只是拆解。”
  贏家公司將拆解業務外包後,隨著業務量增加,他們也在尋求對廢品的銷售,據其稱任何員工有銷售渠道都可以銷售。林×歡提出購買拆解摩托車的想法,雙方簽訂銷售協議。“林×歡說將會二次拆解,說是拉到大瀝,但具體拉到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岑建文說,直到兩輛大貨車在去往陸豐的路上被查扣,才知道摩托車去向,但不清楚拉了多少。
  承認企業管理上存在漏洞
  贏家公司就公安機關對查扣摩托車刑事立案向記者大倒苦水,總經理岑建文承認企業管理、拆解工作上存在漏洞。案發後,贏家公司對汽車拆解線上的工人進行半個月學習培訓,希望工人能掌握拆解流程、標準。
  岑建文說,他們將摩托車一分為二不做深度拆解,也沒有行業拆解規範。但當天晚上,贏家公司謝副總經理向記者發來一份《贏家公司摩托車拆解簡易標準》,該標準對女式摩托車、騎士摩托車的拆解有著明確要求。
  那麼,贏家公司是否真的依據流程拆解?岑建文一直強調他們將車輛大梁分割後賣給回收企業。
  對林×歡查扣的兩輛大貨車249輛摩托車的勘查顯示,贏家公司沒有按照自己標準拆解,129輛摩托車的發動機、波箱完好,更沒有將廢銅、廢鋁、廢鐵、廢塑料、廢橡膠分類。贏家公司承認管理上有漏洞,特別是對林× 歡拆解過程中監督有疏忽,質檢員因其他工作影響,導致一批摩托車被裝運出廠外。
  省物資流通協會勘查報告:
  拆解破壞不徹底 容易拼裝再上路
  9月26日,省物資流通協會專家組應佛山市商務局邀請,對佛山市查扣的廢舊摩托車進行現場勘查。
  據該協會10月9日出具勘查報告,200多輛車分別裝載在兩輛集裝箱車上。其中,一批129輛被整齊切割成兩截,前後半截均有對應編碼,比較完好,其中一輛只有前半截;另一批約100輛,也被整齊切割成兩截,由於比較殘舊且無編碼,卸車時不小心磕碰損壞難以核實具體數量。現場勘查報廢摩托車拆解破壞情況是,報廢摩托車用電鋸整齊切割車架B柱,將摩托車一分為二,A柱、避震桿完好未破壞,波箱、發動機沒打孔或錘擊破碎。特別是129輛報廢摩托車的前後兩部分被編上一致號碼,根據編號可找到每輛車被分開的前後部分,容易拼裝上路;有從摩托車上拆下的完好點火器、油箱,被分類用編織袋包裝,其中點火器被逐一編號,編號與摩托車上的編號一致。
  7-9月份,佛山市共有6萬多輛摩托車報廢退出禁摩區域。
  報廢摩托車車主每輛將獲50元補償,若提前報廢至少獲1440元的財政補貼。
  佛山“贏家公司”涉嫌將一批報廢摩托車運往陸豐市。警方在廣州市東西方向各攔截下一輛從該公司裝車出發的大貨車,裡面全是報廢摩托車。
  贏家公司涉嫌三大違規
  正規拆解程序
  外包
  √ 拆解不得轉讓
  《報廢汽車回收管理辦法》第12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將報廢汽車出售、贈與或者以其他方式轉讓給非報廢汽車回收企業的單位或個人;不得自行拆解報廢汽車。
  √ 車身中間隔斷
  按照拆解摩托車的行業規範,必須對報廢摩托車關鍵部位隔斷。中間隔斷摩托車將徹底一分為二,將發動機拿掉,拆掉輪胎、后座、油箱。
  茬口不平不易焊接
  行業規範切割時使用“風隔”,所謂風隔就是使用乙炔切割,乙炔切割後金屬的茬口是不平整不規則的,將來不容易焊接。
  視頻監控防廢車流出
  佛山五部門發佈的整治方案中明確要求,強制對回收拆解企業安裝視頻監控,全面監控回收、存儲、拆解、廢舊物品儲存及處理全過程,嚴禁回收的報廢汽車整車及其“五大總成”運出廠區,視頻資料保存兩年以上備查。
  完稅
  √ 企業須開具增值稅發票
  據廣東省再生資源行業協會一副會長介紹,規範的公司在拆解分類後的廢鐵、廢鋁、廢橡膠、廢塑料回收再利用,與相關生產企業簽訂銷售協議,開具增值稅發票。
  “贏家”實際操作
  違規轉讓出售 ×
  贏家公司總經理岑建文向警方說明,今年4月林×歡承包其公司報廢摩托車拆解業務,每拆一輛,公司支付21元。隨後,林提出購買已拆解的摩托車做二次拆解,雙方簽訂購銷合同,每噸為3600元。林×歡亦沒有回收資格。
  拆解
  車身未整體分離 ×
  據專家介紹,贏家公司切割的玄機在於前柱和減震柱沒有斷開,沒有使車身整體分離。
  茬口平整易再接
  贏家公司使用的是“風鋸”,所謂風鋸是指使用電動鋸對金屬切割,金屬的茬口是整齊平整的,容易焊接。
  拆解未完即被運走
  贏家公司將拆解轉包,後續工作未完成時,就由林×歡運往粵東,視頻根本無法監控,更談不上保存兩年以上備查。
  承包者無法開發票疑偷稅 ×
  贏家公司將拆解業務及切割後的摩托車交給了林×歡,任其處置,林作為個人無法開具增值稅發票,存在偷逃稅款的極大可能。
  A06-08版 採寫:南都記者 門君誠 攝影:南都記者 陳志剛 郭繼江  (原標題:佛山一拆解公司被爆大賣報廢摩托)
創作者介紹

channel

zi93ziulw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